文登信息港

查看: 114|回复: 0
收起左侧

[随笔] 舌尖上的妈妈--贾鲁璧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7-10-9 13:16:29 |阅读模式
  听惯了某个亲切音色的耳朵,再去听别的音乐,就算再美妙,也只是享受它的美,而不会有那种回忆的亲切。打开播放机仿佛不是为了听音乐,而是为感受那个人的存在和他留给我的记忆。味蕾也是这样。味道是一种难忘的记忆,不管经历多少岁月,不论身处何方,不管尝过几般珍馐,味蕾爱的,还是那个第一次尝到的记忆。这一爱,就是永远永远。忘不了,不仅仅是味道,更是爱,妈妈的爱。
  以前吃妈妈做的饭菜,只知道大快朵颐,却并没有对那种味道产生深厚的情感。每次放学回家都有丰盛可口的饭菜摆在饭桌上,掀开盖子,空瘪的肚子顿时大响,垂涎欲滴。有时还能惊喜地发现妈妈做了我回家路上正想要吃的那道菜,我常常想怎么会那样默契呢?或许这就是母女之间的神奇情缘吧。不真正去做就无法体会,那时的我不能体谅妈妈每天思考为我做什么不同的饭菜的繁琐和辛苦,也就不会珍惜那种味道。
  当我长大了跟妈妈学做菜的时候,才真正了解了。不只了解了妈妈的辛苦,更了解了那份内涵丰富的乐趣。味道虽然没有被刻意记住,但其实味蕾已经留下了它曾经撒下的甜美醇香,变成了一种本能。当我做菜的时候,我便想起了那种味道。尝过美味才能做出美味,知道如何把握调料的多少、火候的大小。当我将做好的菜在饭桌上摆成精致的队形时,我感受到了烹饪的乐趣和成就感;当爸爸说我做的和妈妈做的味道一样的时候,我感觉这就是最高的褒奖。
  烹饪的乐趣不仅在于那种成就感,更在于过程的享受。从选购食材到准备工作到开火或炒或炖,经历所有的过程有一种完整地做完一项伟大事业的感觉,而每一道程序都会带给我收获。从被溅起的油花吓得尖叫到淡定地看着细细的肉条嗞嗞地吸着油,嗅着白白的蒜瓣变得焦黄散发出的香气,看着绿绿的丝瓜在加温下慢慢变得柔软,喷香的汤汁被酱油染成淡褐色,每一下翻炒都充满了喜悦,难道这就是做家庭主妇的吸引力?我想这是一种新鲜感,当我们做一件事做了好久——就像做菜一样——就会感到无聊和辛苦了。就像妈妈二十多年如一日地烹饪。
  我真切地体会到了妈妈的辛苦,更加珍惜那份味道。
  烹饪的乐趣可以依靠自己创造,不断寻找新的做法,欣赏新的美妙,享受最后的成就感。所以虽然辛苦,但妈妈不会厌烦,我也不会。因为我们烹饪的不仅仅是食物,我们还在烹饪爱。
  我跟妈妈学会了很多。味道是母女之间的一条纽带,烹饪也是。我常常赞叹妈妈的烹饪智慧,不需要食材的丰富或昂贵精致,只要几棵葱几个鸡蛋,就可以做出一道美味的家常菜——葱爆鸡蛋。没有复杂的工序,没有精细的刀工,没有叫得响的菜名,也全然不属于鲁菜宴席里的一隅,然而,味道永远不简单,永远给人惊喜的满足感。正是这种最简单的菜肴,最朴实美好的味道填满了我味觉记忆的全部。它是我的生活,我的生命——家乡的味道,妈妈的味道。
  妈妈的味道造就了我的烹饪天赋,也造就了我挑剔的舌头。
  味道,是永远系在我身上的丝线,每一次在远离家的地方抬手做菜的时候,那一头都牵动着远方妈妈的教导和回忆,然后我将爱加入到菜肴里,将那熟悉的味道输出。在烹饪中感受爱,回忆爱,输出爱。
  舌尖上的妈妈,舌尖上的爱。味道,味蕾的记忆,常常想起,常常莞尔,永远温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 鲁B2-20051088

鲁公网安备 3710040200029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