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信息港

查看: 69|回复: 0
收起左侧

[随笔] 想家了,就回家看看--张新青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7-10-10 13:38:32 |阅读模式
  在我内心里,亲情最重,亲情最美。
  不是要与爱情、友情、同窗情去作比较,这些感情再进一步,最终升华不外乎是亲情。
  周日上午,看着窗外阴雨连绵,我安然睡下,然后就梦到了娘,醒后情节历历在目——我知道,我想娘了。
  在我心里,娘最大。如今虽已四十多岁,但在我的人生经历里,从没有说过一句忤逆娘的话,内心深处从来不曾产生过任何一丝的怨怼。
  也曾谈起,如果母亲和媳妇同时落水先救谁的问题,我总是说先救我娘,即使在媳妇面前也不愿圆滑一点。
  我是从小被宠大的孩子,即便是七十年代,家庭极度贫苦时,父母哥姐都不舍得让我多干活。我记忆中,不是在哥的背上,就是在姐的背上,即使带我出去挖野菜,我也是坐在小推车上。我也犯过不少错,我夏天经常偷着去河里洗澡,偷过生产队的甜瓜,偷过食堂里的饭票,但从小到大,我没偷拿家里一分钱。
  家里给我极为宽松的成长环境,甚至老师说我上课时经常睡觉,父母也只是询问我,不忍大声呵斥。这也是父母对我们兄弟姊妹的态度,现在说叫溺爱,其实不算,那么艰难的岁月里,守护孩子健康成长是很奢侈的话题,能让孩子们把肚子填饱,是多数父母竭尽所能也难以做到的事情。
  父亲的性格很平和,对人无所求,有一些小清高,我们兄妹都继承了父亲这方面的基因。在子女身上,父亲心眼很小,就是心里总是放心不下。我也做了父亲后才知道,就是放心不下。养儿一时怕儿一世,父母都这样。
  高考结束那年,父亲领着我上孤岛去借钱上学,我很不争气地考了个定向委培师专,一把交7500元,家里500元都没有,全部都是借的。跟人开口借钱是很不美好的一件事,父亲跟自己的亲戚朋友开口也很为难,他其实是脸皮非常薄的一个人,为了我低三下四,我内心很受打击。
  以我的心气儿,我是不愿意去上这个学校,想来年再考。大哥跟我说:“老四,你再复读一年,还不知道考个啥样,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干脆还是去念吧,实在凑不上,我把拖拉机卖了,再借点就差不多了。”
  我听从了大哥的劝告,父母哥姐齐动手,想方凑钱,三哥从公司预支了工资给我凑足学费,还亲自开车送我上学校。我内心感到温暖,但内心不安,为家里添了这么大麻烦,直至今天,我都觉得,欠亲人们很多。
  那时的我,依然心气儿很高,总觉得自己将来要做一番成绩,为父母家庭分担一些困难。但现在才发觉,自己在经济方面没有天赋,除了拿死工资,没有更大能力。
  这个目标现在仍然在,我也一直在努力,我也一直相信将来肯定会有神清气爽的一天。可是这一天来的太迟,直到父母、三哥逐渐离我们远去,我却一直还走在路上。
  这一天会来吗?会。一定会。从小到大,我一直有一个信念,努力想做成的一件事,在这之前,就一直相信自己,努力去做,最后肯定能成。中考、高考,以及人生一些重大的节点,我都这样去往好处想,去期冀,去努力,去强化这种信念,这本身就是一种力量。
  在我们家,亲情是最大的财富。这么多年,我虽然很少口头表达,可是内心一直记得,亲人们对自己的好,一些小的片段一辈子都忘不了:
  上高中时,大哥从孤岛回家,坐车到垦利一中,给我留下几十元钱,骑着我的自行车回家,那天下着雨,大哥骑车回家,我的心也随着风雨飘摇,到深夜也没放下;
  二哥到油田当轮换工,骑自行车来回,长发飘飘,帅得很,回来买啤酒来家,还给三哥和姐买了块手表。我尝过啤酒的滋味,一直在寻思怎么手表没我的份。
  三哥照顾我很多,在油田师专上学,经常来看我,给我留钱,三嫂有知道的,肯定也有不知道的,甚至有些我也忘了,但这份情能忘吗?又怎么敢忘?
  上学时,姐姐赶集,花70块钱买了件军大衣让姐夫给我送来,还给我做了两条裤子,这些衣服陪我好多年,一到冬天,我的外套永远是那件军大衣,我的姐夫好多年怕是也没享受这种待遇。
  还有一幅场景,在油田师专时,周末回家,在路边就遇到了到八分场拉砖的大哥,我坐着大哥开的拖拉机,走到邻村道口时,远远看见,娘正在道边等着呢!刹那间,娘翘首期盼的身影、与身后袅袅的炊烟一起在心底定格,泪水瞬间打湿了眼眶。
  可怜天下父母心,儿行千里母担忧,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什么样的诗句也无法形容母爱的伟大与温柔。
  我最耿耿于怀的是毕业以后我去了文登,费劲周折地调动去文登,为了爱情,为了……总之是不在父母身边,父母没沾我什么光,但父母却从没埋怨过我。我从来没试图向父母解释清楚我咋就那么坚决要离开,父母也从没追问,哥姐也没有追问,只是他们清楚,只要是我做出的决定,他们就选择了无理由的信任。
  是对爱情的追逐,是对未来的憧憬,是对现实的逃避,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只是我清楚,我的心从来都没有走远,对血浓于水的亲情,我永远都不会远离。
  在我结婚时,父亲固执地要让我带着他出去,给我买碗筷,说是这些都该父母给置办。
  我今上午做的梦其实很简单,娘在炕上躺着,我抱着娘哭……醒来跟媳妇说,媳妇说,想家了,就回家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 鲁B2-20051088

鲁公网安备 3710020200010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