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信息港

查看: 58|回复: 0
收起左侧

[杂文] 有争执,更怀念--孙爱妮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7-10-11 13:21:51 |阅读模式
  七月七是一个让小时候的我发疯的节日,并不是因为牛郎织女的长相思,小女孩那里懂得这些,而是节日里的各色七巧果让我着迷。这一天,村里总有一个黝黑瘦削的小女孩穿梭在几户人家,果模借了又还,乐此不疲。
  我对面团有一种天生的偏爱。
  很小的时候,我便会包饺子、包子,过年的时候随母亲揉面蒸饽饽、剪刺猬、捏元宝。相比起来,做这些事情我远比母亲耐心地多,母亲似乎总有干不完的其他家事,对待此事总是草草了事,所以七月七也是我和母亲起争执最多的节日。
  首先是和面的问题,年少不懂愁滋味,总希望母亲在和面的时候多加个鸡蛋,多加勺糖,过惯贫困日子的母亲哪里舍得,有时候,我会趁她一转身的功夫,往面盆里再磕几个鸡蛋,由于慌张,盆里还残留着蛋壳,待母亲瞧见,便数落我不会过活,“有了连毛入,没有八嘴竖”,好像这是她拾掇我常说的一句土话,母亲的嘴不饶人,把自己的孩子说得如此不堪。
  面是和上了,等待发酵的过程中,又和母亲起争执,烙什么样的果子是所有问题的重点。母亲坚持烙饼,简单易行,省时省力,我坚决不同意,定要弄出些花样来,这点小心思,节前的几天里就开始琢磨,岂可几张大饼就敷衍了事。因母亲舍不得在此事上浪费心思和钱财,家里也没有多余的果模,拗不过,母亲只得依我,不过要我自己出去借模子用。
  这难不倒我,借就借!
  于是,小黑妮子走东窜西,赶得合适,恰逢婶子大妈刚好用完,便即到即得,很多时候需要等待或预约,小妮子便耐心等待或如约而至。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为此事是那么执着倔强,心中的那份热情支撑着我在炎炎烈日挥汗如雨。
  七月七,
  鹊搭桥,
  走东家,
  蹿西家,
  南桥这边风景独好。
  模子请到家,和母亲还是有争执。我喜欢小巧玲珑状的,小金鱼,小金锁,小莲子,小花篮,让我爱不释手。母亲则嫌麻烦,专整大个的。无奈之下,我只得强占有一块面团专为我用。当我揪下一块块小面团塞进果模里,摁好,压实,“啪”往下一扣,那质朴拙稚的图案纹理清晰,如此生动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开心极了,幸福不过如此,母亲的唠叨烈日下的奔波都可忽略不计。
  一切已就绪,
  只待锅上走。
  我又变成了“八十万禁军灶头”,灶前的我鼻头上沁着细密的汗珠,眼睛紧盯锅里的反应,旺火急火慢火要及时做出调整,否则会前功尽弃。我很紧张,耳边依然有母亲的絮叨,“你看看,费这个事”,说了一遍又一遍,我就纳闷了,母亲怎么就感觉不到七夕节的快乐呢!后来才懂得,痛失了我的姐姐她如何快乐,尤其是在节日里。
  待理解了母亲,就更加向往曾经的七月七,有争执,更怀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 鲁B2-20051088

鲁公网安备 3710020200010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