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信息港

查看: 90|回复: 0
收起左侧

[将帅老兵] 两次荣立特等功的支前英雄姚中珉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6-6 08:36:33 |阅读模式
p2_b.jpg
晚年的姚中珉

p3_b.jpg
姚中珉获得的渡江战役特等功奖状
  姚留国
  姚中珉1924年生于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姚山头,解放战争中他积极报名参加支前,先后在渡江战役和京沪杭战役中两次荣立特等功,还获得“学习英雄”称号,被称为传奇英雄。
  早在1948年初,渡江部队就开始了渡江战役的准备了,时年26岁的姚中珉积极报名参战,成为一名支前民夫。这年四月初,渡江战役打响,一个漆黑之夜,千帆竞发,同时从北岸开始渡江。人民解放军以强大的火炮攻势控制了长江北岸三公里,在此范围内有我军炮火的掩护,再往前行,就要冒很大的风险。姚中珉与征船带来的船主共同驾着一只装有10多名解放军战士的渡船向江对岸驶去。姚中珉小时候就在海上学会摇橹划船,船主掌舵,姚中珉使尽全力奋力摇船,很快他们的船就超越了其它渡船,遥遥领先,船主看到自己的船突出在前,担心被对岸国民党守军当作攻击的目标,就小声告诉姚中珉,少使点儿劲。姚中珉根本没把船主的告诫当成一回事,摇橹的劲头反而越来越大。这时,只听从对岸射来的子弹在头顶“嗖嗖”作响,但是,姚中珉不管这些,只顾划船。当渡船划到江心的时候,对岸射来的一发炮弹落在他们的船旁边不远处炸响了,他们的渡船被炮弹掀起的巨浪激烈地摇晃着,幸好没事。就在这档口,船主手里的船舵突然失控,渡船被江心的激流横冲着急速向下游漂走,姚中珉一看情况不妙,他并没有慌张,而是使出以前学到的以船橹掌握船只航向的绝技把船稳住,一边用手里的橹掌控着渡船航向,一边摇船急速前进,他想赶快把船上的战士送到对岸,脱离敌人炮火的威胁。突然,子弹打中了他的腰部,腰肋受伤,他全然不顾自己的伤情,甚至没有吱声,仍旧咬牙坚持摇橹,他们的渡船**个靠了岸。渡船刚一靠岸,战士们纷纷往下跳,抢先登陆。排长命令姚中珉说:“你随同部队一起投入战斗吧!”他纵身刚要往船下跳,腰部一阵剧烈疼痛,觉得鞋里也黏糊糊的,低头一看,原来是腹部伤口的血流到了鞋里。他对排长说:“排长,我挂彩了。”排长说:“那么,你把船摇回去吧。”
  他硬是一个人咬牙坚持把渡船摇回北岸,当他从渡船上走下来的时候一下摔倒了。人们发现他负了重伤,把他抬上担架,他已经动弹不得。这时候,天已经亮了,敌人的飞机开始飞过江到北岸狂轰滥炸。抬担架的人在敌人呼啸的炸弹里冒死前行,躺在担架上的姚中珉几次被震落到地上。有一次,他刚被震落又一枚炸弹落下来,在他身边爆炸,炸起的泥土把他整个人埋了个结结实实,飞机飞走了,人们才把他从土下扒出来,他早已人事不省,还好,他还是活过来了,先在部队临时医疗站得到暂时救护,之后,被送往地方医院养伤。腰部的子弹后来也被取出。部队发给他的“特等功臣”奖状称:“兹有姚中珉同志于1948年4月20日渡江使船功劳事迹如下:一、重伤不下火线,坚持完成任务一趟,**船弄岸。二、重伤不叫苦,还怕别人知道影响船的前进,怕部队受到损失,坚持回到对岸才说自己负伤。创立功绩业经评定为特等功臣,特发此证。”
  刚刚养好了伤的姚中珉再次申请参战。1949年4月23日,他所在的部队占领国民政府所在地南京,宣告国民党统治的覆灭。溃逃的国民党军沿京杭、芜杭公路溃散。27日,东西两路解放军会师吴兴,聚歼国民党军13万人。5月3日,解放军又解放了杭州,17日解放了绍兴。27日淞沪战役获全胜,彻底解放了上海,俘虏国民党军15万多人。在这次战役中,姚中珉同样出色完成了任务,再次荣立特等功。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八十军司令员傅秋涛、政治委员宋任穷、副司令员曹荻秋、副政治委员陈丕显及政治部主任魏思文签署的政治部、华东支前司令部、政治部颁发的奖状称:“为东海区昆嵛县虎山区姚山头村民工姚中珉同志在京沪杭战役中胜利完成任务,经大家评议为特等功,特发奖状。”
  姚中珉支前在外一年多,一直没有与家里联系过,家里人见同去支前的人有的已经回来了,却不见他的人,以为他已经“光荣”了,为他烧了一个月的“七”祭日,连“五七”都过了。没想到后来有一天他突然出现在家人面前,家里人真是又惊又喜。
  姚中珉一生都喜爱学习,这个好习惯就是从参加支前开始的。1944年冬天,为了提高参加渡江民夫的集体意识和参战素质,胶东行署组织他们参加冬季学习竞赛,他们学习识字,学习演唱革命歌曲。那时已经成为民夫的姚中珉学习热情很高,积极参与并取得很好的成绩,获得“乙等”奖。1944年二月,由胶东行署主任于得水、副主任于洲签发的“学习英雄奖状”中称:“姚中珉参加冬学竞赛成绩优良,特发给学习英雄奖状(乙等),以资鼓励。”
  身负重伤并多次立功的姚中珉回到家乡在地方工作还是那么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回乡后,他先在文登泽库瓷场当了几年工人。1960年,回到村里干起了村民兵连长。之后,在生产队干现金保管,与金钱打起了交道。现金保管是个既细致又琐碎的工作,每天都要“围账”,就是生产队每天的现金支出与收入当天都要结账,做到当日收支清结。有一次,结完账却发现账本上少了4角钱,他算来算去就是没找出账错在哪里,他就是不罢手,一遍一遍地重新算,硬是半宿没睡。老伴说:“不就是4角钱么,你掏4角垫上,不就完了,何必半夜三更熬夜?”姚中珉说:“不行,账目的事,不能马虎。就是今儿黑头(晚上)查不出来,明儿黑头还得接着查。”最后,那笔记错了的账目终于让他找到了。还有一年的年底,他去银行取款给队上社员开支。当他把一提包钱拿回家一核对,竟然发现多出2万块。他马上把钱全部拿上回到银行,与银行科长一起反复核算,最终证实确实是银行职员马虎多付了2万块,他当即还回银行。银行科长对他表示深深的感谢,说:“谢谢你,姚保管。不然,银行亏空这么些钱,我们是要被追究责任的。”后来,他还在生产队干过技术员、看场员,无论在什么岗位上,他仍旧保持战争年代那种勇于自我牺牲和奉献付出的精神,一贯严格要求自己和家人,从不以功臣自居,不搞特殊化。
  村里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之后,他被聘请到村委干杂务,除了负责给村里的汽车、农耕机械加汽油、柴油,还负责村委大院里的卫生清扫、烧水做饭招待客人等等,不管分内,还是分外,只要他觉得应该干,拾起工具就干,不问报酬,不论大事小情。有一年,柴油紧张不容易买,邻村他的外甥个人有一台农用拖拉机,有一次提着一只小塑料桶找到他,想要他在村里储油罐里放点油。他一听当场就火了,批评外甥说:“那是村里的油,公家的。不是你舅自个的,孩子!”外甥闹了个脸红。
  2017年,姚中珉走完了他光彩传奇的人生之路,在家中去世,享年93岁。
(文登大众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 鲁B2-20051088

鲁公网安备 3710040200029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