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信息港

查看: 137|回复: 0
收起左侧

[古迹] 威海最著名的观瞻台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8-19 08:24:16 |阅读模式
p1_b.jpg
  于敬民
  威海最著名的观瞻台,是文登县城的召文台。
  古代的台,为高而上平的建筑,四面侧体高出周围平地,《礼·郊特牲》“起土为台”。一般用来观瞻、游览所用。古代,帝王和诸侯用以观瞻、游览、居住、办公、议事之地,大都要先建一大台,有的台上建有房子,称为榭;有的只是堆立体四方土台,临时用于集会。这种台式,今天一般被木材、铁制品或其它化工制品所代替,临时搭成台子,俗称“扎台子”。基本特点是高出周围之平地。山东省目前还在的,就有先秦时三个著名的台:一个是桓台县的“桓公台”,一个是胶南县的“琅琊台”,还有一个是广饶县的“柏寝台”。
  文登的召文台建于县城东部的文山之上。文山,又称为文登山,“《齐乘》作文登山”。山的起名,源于始皇东巡。《太平寰宇记》云:“故老相传,秦始皇东巡,召集文人登此山论功颂德,因名。”山以始皇东巡得名,召文台的名字当然也是以始皇东巡而得名。北齐天统四年(公元568年)于此山西一里设置文登县,是以文登山之名而名县。
  召文台始建于何年,这里涉及到三个问题,一是何时建台。二是何时命名为“召文台”。三是何时建的召文台。作为建“台”,假如秦始皇在此山召集文人论功颂德为史实,那么此台就应建于公元前219年。按古代社会的惯例,天子和诸侯要隆重或正式召集臣下议事,如果要建台的话,那么,台就应建筑在天子、诸侯举行活动之前。因此,在始皇要召集文人登此山之前,台就应该已经建好了,以备始皇登临。故,召文台之“台”,始建于公元前219年。其佐证是《史记》记载,公元前219年,始皇“南登琅琊”“作琅琊台”。又,登泰山“为坛于泰山以祭天”“为墠于梁父以祭地”“坛高三尺,阶三等”。这两条记载说明,这些坛和台,在始皇要举行仪式之前就已经建筑完毕,否则无法进行正式活动。
  召文台的命名,则是始皇走了以后,后来人根据这次活动的主题和实际而命名的。这个命名并非隆重方式的产物,只是依事指代标志物而已。因为皇帝来过,不论这个皇帝功过是非,是有标志性的纪念意义的,因此,给台命名为“召文台”,是很正常的行为。命名要早得多,可能始皇前脚走,后脚人们就称它为“召文台”——总得给始皇活动的地方给个名字吧。否则无法指代。
  至于“召文台”最早于何时建设,是没有记载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是陈胜、吴广举行起义前后,更不会是项羽、刘邦楚汉相争之时。西汉也不会建的,因为人们刚从始皇暴政解放出来,对始皇暴政记忆犹新,故不可能为他建筑纪念台。清代后期邑人宋允和有《召文台记》中认为,召文台“当为宋以后建”。不过,他认为“召文台”的名字也是宋以后命名的就不一定符合实际。假如是宋以后给的名字,那么宋之前,对始皇在此山召集文人之台是何称呼?总得有个名字指代吧。宋允和是把召文台的命名和召文台的建设混为一谈了。
  召文台,始皇当初召集文人登台时,其台的用途是议事用的,即议事之台;后来人建召文台,是发古之幽思用以观瞻、游览之台,不可一概论之。
  清代以前的召文台是何面貌,我们不得而知。宋允和《召文台记》的**价值是给今天的我们留下了清代同光时期召文台的面貌:
  召文台,高有一丈多,宽两丈有余。在召文台之北面,有屋三间。这个屋当时只是游人休息之地,而不是纪念的地方,也不是祭祀之类的建筑。但是在这三间屋的额上有书“古召文台”四字的匾额。字,书法苍劲,年代无法考证。这四个字只是对前面的台而言,非指这三间屋。对召文台的由来,宋允和也是引用了传统的《太平寰宇记》所言。台的名字也是“因始皇之遗迹而以召文名之”。他认为“始皇两幸成山,文山其必经之路,登山颂德,事或有之”。即始皇登山之事可能有。并举出例子说,二十八年始皇登邹峄山,也召集鲁儒议刻石颂秦德;在湘山祠招博士问事。说明始皇登山、召集文人是经常有的事。在文山招士人论功颂德之事,没有载入《史记·秦本纪》之中,是因为《史记》只是大略的记载始皇之事,对于过程中的一些小事有的记载、有的不记载。文山招士之说,既然乐史《太平寰宇记》以为是故老相传,不一定没有此事。
  召文台的整体布局是,除了台居中,台后有屋之外,台之东南有文星石(20世纪90年代重修召文台时,把文星石放在召文台西南坡位置上)。石高三尺,宽一尺五寸。文星石之前面,刻魁星之像,奇古有神,为万历举人鲍捷来镌石;文星石后面刻有万历四十二年(1614)知县王家栋《培植文脉禁令》,文云“文山乃文邑祖龙,民命文运攸关。如有在此取土者,罚土千担,数千株”。这个禁令在客观上保护了文山的水土草木。文星石原在台下南墙阴,光绪丙子(1876)县学训导周荣程移于台上。说明召文台原是有围墙的。
  召文台的侧面,有银杏树三株,左面一棵,右面两棵,粗有数围,高有数十丈,枝干都像虬龙攀拿之势。此树的叶子像鸭子脚,故称此树为“鸭脚树”。又因为此树爷爷栽树,到有孙子时才能吃到果实,故又称为“公孙树”。本地人称此树为白果树。三树夹台而立,霜皮如铁,黛色参天,像是有千年的树龄。
  又据光绪《文登县志·卷八下》载刘熙平“重修圣母殿、召文台,建钟楼”。由此知,清初,召文台旁有圣母殿;文山钟楼最早为刘熙平所建。
  登上召文台,在台上徘徊,待上一会儿,会使人对世事盛衰兴废不胜感叹。
  宋允和《召文台记》所介绍的召文台,虽然建筑物不多,面积也不是太大,古迹也少见,文物也稀有,但仍给人以古朴沧桑之感。更使我们知道古时候的召文台的布局面貌,这是很难得的。
  历来关于文山、召文台的诗歌,多把始皇、文山、召文台三者捆绑在一起的,讲到文山必然提到始皇与召文台;讲到召文台必定要提到始皇和文山。
  关于讴歌召文台的诗有桐城方根本《召文台》诗和吴兴沈嘉麟《登召文台》诗,二诗都认为召文台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前者谓“千秋百世心,书生犹痛苦”,认为召文台秦时就已经建有,“斯台建秦代,仿佛留遗躅”;后诗云“三春登眺处,千古召文台”。方诗提到文山上有很多的麋鹿,“顾瞻麋鹿群,何为自局促”,这可是以前没听说过的。说明文山周围自然环境保护工作做得好。
  关于文山的诗歌较多,有明尚书王思诚《文山怀古》、临淄王瀛《文山怀古》、昌乐闫学海《文山怀古》、邑人赛玉紘《登文山有感》、邑人吕琨《文山登眺》、邑人刘储鲲《文山怀古》、邑人林钟岱《登文山》二首。
  王思诚的诗,纯是借始皇求神、王重阳和麻姑,来宣传无神论的。题目是文山怀古,但却既没提文山,也没提召文台。
  临淄王瀛诗中透露,康熙时的召文台是建在原秦台之上“召文还峙旧秦台”。
  赛玉紘的诗,明确提到文山以前有秦宫,“秦宫何处是,但见暮烟横”。
  吕琨的诗认为召文台上有碑碣,“碑碣曾无字,翻能眼界空”。
  刘储鲲的诗也认为召文台有秦碑,“秦碑竟何处,临眺几踌躇”。
  林钟岱诗中,似乎乾嘉年间还有秦代残碑在,“残碑留汉篆,老树抱秦台”。
  抗战时期,日伪军拆毁了召文台。1980年始,重建文山公园,1991年进行扩建。1992年5月至1994年9月,在原召文台旧址重建召文台。重建后的召文台,增建了石坊、钟楼、文星石亭、文登学陈列馆、秦始皇蜡像馆。总建筑面积480平米。“召文台”由赵朴初题额;文登学陈列馆,由费孝通书额;“文山公园”由书法家启功书写。召文台已成为市民休憩、游览之所。站在召文台远眺,基本可一览文登城区概貌。
(文登大众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 鲁B2-20051088

鲁公网安备 3710040200029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