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信息港

查看: 126|回复: 0
收起左侧

[平凡百姓] 红色家风代代传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8-23 08:36:53 |阅读模式
  本报记者 丁青珂
  仲夏的天福山,竹青柏翠,掩映着安静祥和的沟于家村。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这个位于天福山东北面的小村庄,孕育了文登地下党组织,建立了人民武装,成立了中共胶东特委。同时,这里也是“一一·四”暴动失败后和天福山起义前,文登党组织发展壮大的根据地。
  在沟于家小学任校董的张修己置身革命,多次为革命变卖家产,舍小家为大家, 被同志们誉为“老贴”,在胶东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1935年11月,张修己参加了中共胶东特委领导的“一一·四”武装暴动,任第二大队政委。他的家也是党组织的秘密联络点,胶东特委曾多次在此召开重要会议。“一一·四”暴动失败后,中共胶东特委领导遇害,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他回到沟于家村,坚持秘密活动,着手恢复党组织。1936年初,理琪从上海辗转来到文登,也住进了沟于家村张修己的家,领导胶东革命工作。
  近日,记者来到沟于家村张修己的儿子张延滋家中,探访当年的红色故事。
  记者看到,几间普通红瓦民房,屋外屋内简单质朴,与张延滋的身世相比,他的家却出人意料的朴素。
  张延滋是张修己的小儿子,1943年出生于烟台,青少年时期随父亲居住于北京,1962年,在上山下乡运动中,他回到了故乡,从此便简衣素食长居于此。
  身材魁梧、精神矍铄的张延滋,慈祥的笑容里透着一股凛然正气,见到记者,他说:“你们要多写写胶东的党和人民,他们是真的了不起,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而我们这个家庭之于革命不过是沧海一粟。”随后,他拿出了张修己亲笔写的回忆录以及相关史料遗物。虽然没能亲历轰轰烈烈的天福山起义,但通过父亲回忆录中的详细记述,张延滋对这段历史已是了然于胸。在讲述这段风起云涌的革命史的同时,也勾起了他对父亲的回忆。
  “我们祖上家底殷实,父亲卖了15亩地,才有钱参加革命,还变卖家产当经费,把祖上留下来的一排最好的房子充了公,人们给他送了个外号‘老贴’。”张延滋翻开张修己的回忆录,其中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陈毅同志说的好,‘我进棺材之前,忘不了山东父老。有人说山东党不行,我不以为然。淮海战役是打出来的,也是山东父老用车推出来的,用担子挑出来的。没有党,老百姓这个觉悟是天生的吗?’这话是符合实情的,是公道的。”
  在张修己的影响下,张延滋从小便对共产党有着深厚的感情。“只有学习好、品行优秀的小孩才能在国庆节那天,在天安门前,手举鲜花为祖国庆祝。小时候,我总是努力成为其中的小孩。”张延滋回忆起小时候。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总是很忙。早上我还没起床,他就出门了;晚上我睡下了,他才回家。父亲严于律己,我们从来没有享受到任何特权,连他的车都没坐过。”张延滋表示。
  虽然张修己忙于革命事业,很少和孩子们交流,也没有为他们留下多少财产,但他那种无私奉献、舍身为公、清正廉明的浩然之气,对张延滋兄弟产生了深刻影响。
  张延滋从北京回乡后,曾五次谢绝组织上照顾革命后代分配给他的工作,留在村里担任了十几年党支部书记,着力改变村庄落后面貌,尽心尽力为村民服务。
  同时,他也把优秀的家风传承给他的一儿一女。平时,张延滋对自己的儿女要求十分严格,从来不让他们因为自己父亲的原因而有优越感,在日常生活中,也从来不搞特殊,也不给孩子穿时髦的衣服。
  张延滋也从来不娇惯孩子,一直让他们独立自强,就连下雨天,也让儿女自己回家。孩子们长大了,他也叮嘱孩子们要好好工作,踏踏实实做人。而这,正是张修己等老一辈革命家留下来的精神财富,是英雄传人张延滋身体力行传承下来的红色家风。
(文登大众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 鲁B2-20051088

鲁公网安备 3710040200029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