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信息港

查看: 2963|回复: 0
收起左侧

[随笔]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19-12-6 08:30:49 |阅读模式
  于国成
  “母病危,速回!”
  一封加急电报,打乱了我正常的部队训练值班日程。向领导汇报后,连长把工作做了调节,便安排我踏上了回家的路。带着万分焦急的心情,我连夜坐长途汽车直奔老家。这是1985年的寒冬腊月。
  回到阔别四年多的家中,望着窗外皑皑白雪,我的心里空荡荡的。羸弱无力白发苍苍的妈妈倚在土炕的被子上,还强颜欢笑对远方归来的儿子嘘寒问暖,我的泪水忍不住地哗哗流出来。短暂歇息,我便和哥姐们一致商量决定:明天陪妈妈,再到中心医院做一次彻底检查,以利对症下药。因为前期哥姐们在家护理了妈妈很多,况且他们也有工作和家务事,这次当仁不让以我为主送妈妈到医院。
  又是一夜小雪飘零,寒风依然凛冽。
  次日一早,简单吃点东西,我就把小推车收拾妥当,和嫁到邻村的小姐把妈妈扶到车子的一旁倚坐着,用被子又在妈妈的身体周围围上,车的另一边则放上一块大石头配重。这样,我和小姐推着妈妈就出发了。
  我们村的南边连接进城的路是一个大山坡,长有一华里左右,由于特殊的地质原因,土质里杂有大小不一的石英石,其形状各异,碎石纹理遍布表面,裸露出来时间长的受大自然威力和人力牲畜的磨碰,极尽圆滑,刚从土里出来的则锋利一些,反正就是平时好天如果不注意踩上去,也要被它闪一跤。
  一夜飘落的小雪把地面覆盖得严严实实,我和姐姐也管不了那么多,虽然雪又开始下了,北风也在呼啸,我们姐弟一心要越过这山坡。她在前面弯腰拉车,我在后面驾车向前推……眼看着快到山顶了,突然发生了意外,车轮下面正好碰到了一个大的火拉子石。因为我们两人都一心一意埋头拉绳推车,谁也没有防备车子突然遇到了阻力‘嘭’的一声停了下来,两人的脚下也同时一滑。车翻了。妈妈自然也被甩到了车下。我和姐姐手忙脚乱连忙去扶妈妈,接着再扶正小推车,搬上配重石,又把妈妈安顿到了车上。我们两人不敢怠慢,身上冒着热气,抖擞精神继续前行。就在这时妈妈的一句话使我们热泪盈眶,“哎!我的病不轻啊,小儿子这么远从部队回来,就顶风冒雪推我到医院,真叫你俩受累了!”听到这里,我俩不约而同忍不住哭了,那是一种压抑的哭泣,比号啕大哭更难受。这就是伟大的母爱呀!妈妈在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的儿女,怕自己的孩子受累。我们边哭泣边用力,一鼓作气上了山坡。
  稍事休息,我告诉姐姐,前面再没有大的上坡,我自己就可以了。就这样,我独自一人推着妈妈走在去医院的路上。过了西扬格村前面就是东杨格村,这个村的东边又是一个大的下坡,容不得半点闪失,我拉开架势,小心翼翼成功下坡。此时的风儿小了些,雪也停了,天公也不忍心为难我们母子,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推行,我终于完成这十八华里的路程,把妈妈推到了中心医院。
  经过大夫们的联合诊断,确诊为骨癌晚期,回家净养是**的办法。我知道这就是判了“死刑”啊,我强忍着巨大的悲痛,拿好医生开的一些止痛药,又推着妈妈走在了回家的路上。路过文登汽车站,恰好遇到了驻文的一辆军用卡车,我招手示意,停车后战士们问明情况,二话没说就把驾驶室让了出来,并和我共同把妈妈搀扶进去,把小推车放进车厢里,由于路线不同,我只能在泊子大桥下车,我对战友们的热情相助握手道谢。把妈妈搀扶到车上后,又走在了风雪中。上坡、下坡、拐弯、直行一路崎岖终于在傍晚安全地把妈妈推回家中。
  随后的日子,我在家悉心地照料着妈妈,力所能及地分担了一些哥哥姐姐们的重担。
  军令如山,七天假期到了我按时返回了部队,不成想我和妈妈的这次见面真的成了永别。在妈妈走的时候,我因特殊的军事任务没能回家看她老人家最后一眼,留下了终身遗憾。
  秋冬送走旧时雨,春夏迎来又一年。
  细细一算,这段经历已过去34年了,我也开始奔六十了,但是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在我心中越来越清晰。永难忘记!只是我每每想起此事来,心里还是会涌出阵阵的愧疚和寒意,因为在我的记忆里,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
(文登大众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 鲁B2-20051088

鲁公网安备 3710040200029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