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信息港

查看: 361|回复: 0
收起左侧

[随笔] 童年的露天电影院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20-3-20 13:56:46 |阅读模式
  王程波
  当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落进村西的无影山后,忙碌了一天的小山村又转而喧闹起来,家家户户吃罢晚饭,扶老携幼提着板凳、马扎、蒲团从村的四面向村中的大操场急匆匆赶去,今晚全村的盛事——公社电影队来放电影了。
  四五十年前,农村里的文化生活极度匮乏,一个耍猴的和几个盲人宣传队的来到村里,都能吸引全村的老少爷们倾巢而动,能放一场电影,理所当然便成了全村最受欢迎的一件大事。
  村里放电影,不用下通知,你传我,我传你,消息很快传遍全村。村里演电影,最高兴的莫过于和我一样的七八岁的小孩子啦,露天电影在村小学的操场,一大早就到大操场上画方占场,操场的南边竖了两棵高高的刺槐木桩,电影的银幕就系在两棵大木桩上。
  黄昏时分,银幕早早挂好,电影放映员小乔就把汽油发电机启动,把电线接上,放映机架好,先对光,调试好焦距,装上胶片盘。电影放映前,一般大队书记要先讲几句话,一般都是借着放电影人齐的机会把大队的工作和计划生育再强调一下,每当这时,我们这一群小孩子都盼着他早点讲完。那时候,电影正式放映前一般都先放加映片,就是纪录片。七八十年代我们乡下没有电视,更没有新闻联播,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宾、出访等国家大事都是通过纪录片看到的,加映片时间一般不长。电影正式放映前,小乔都会拿起话筒简单说几句,先介绍今晚电影的名字,简单的电影介绍,然后开始放映。那时,电影就是全村老少聚会的由头,左邻右舍凑在一起拉着家长里短,老人们往往占据着银幕最前的位置,来不及吃晚饭的手里掐着一块玉米饼子,就着大葱,毫无顾忌地在银幕前吃着。放映场上热闹异常,母亲们怀里抱着孩子摇着扇子驱赶炎热和蚊虫,老爷们儿嘴里叼着烟袋锅,陶醉地吸着自家地里种的旱烟叶,半大小伙子和大姑娘往往选择在电影场的最后面说着悄悄话,村东头和和村西头好久没有见面的,高声打着招呼,那场面就像赶集一样热闹。电影也吸引了邻村的乡亲们,他们一般站在人群的四周等着电影开演。放映场上最欢快的就是我们这帮七、八、九、十岁的孩子,在人群中窜来窜去,把放映场当做游戏场,心思完全不在银幕上。
  那时的电影没有预告,放映员拿的什么片子就放什么,好在乡亲们不挑剔,不管放映什么,都能从头看到尾,绝不退场。
  那时,由于电影放映设备和胶片老旧缘故,经常放映当中出现故障。有时候片子断了,放映员要用胶把断裂的片子接起来,有时接片的时间过长,焦急的乡亲们嘟哝的声音不断,放映员满头大汗,不敢有半点闪失,这个时候我们这帮小子就撒欢地在放映场乱窜。
  当时,我们乡里有两个放映员,另一个叫小王。一部好看的片子两个村庄上映,这就需要两个村传递片子,我们管它叫倒片。一个村演完,另一个村子派去接片子的年轻人骑着自行车飞快把片子接送到村里的放映场,小乔赶紧把片子放在倒片机上倒过来,一场电影就在演演停停中慢慢度过,虽然时间漫长,丝毫没有影响到大伙儿的观看热情。
  露天电影不仅能给乡亲们带来精神享受的文化大餐,有时还能为生产队的农业生产做贡献。有一年,村东夼东沿一大块麦田由于播种较早,出现了旺苗的现象。旺苗不及时处理的话,一个严寒的冬天过后会造成大片麦苗死亡,来年的小麦是会减产的。一般处理这种方式都是派社员用碌碡在麦田镇压,抑制麦苗徒长。那是一个初冬,天气挺冷的,村里来了电影放映队,大队干部灵机一动,临时决定电影安排在那块麦田里放映,全村老少加上邻村看电影的一个晚上就把麦苗踩了个遍,既救了麦田,还省了人工,现在回想,当年的村干部是多么有智慧啊。
  虽然过去了四五十年,小时候我看的电影还都有印象,大多数电影不是战争片像《地道战》《上甘岭》《铁道游击队》就是外国电影。那时我们国家和欧洲的一个叫阿尔巴尼亚的国家十分友好,在我一年级的时候看了阿尔巴尼亚的二战影片《第八个是铜像》,还有朝鲜电影《卖花姑娘》。我七八岁的时候随大人到邻村东古场看了一部叫《追鱼》的电影,那时候完全看不懂咿咿呀呀的唱词,只记得电影里鲤鱼精变身的美女受惩罚要被剥去鱼鳞的情节。那个年代,适合我们小孩子看的电影少之又少,我们看电影完全是图热闹。记得小学二年级大约是77年的冬天在村里看了一部至今仍然记得电影名字的电影《阿夏河的秘密》,演的是一群少年保护集体木材的故事,演这部电影是个隆冬,外面下着薄薄的雪,天气干冷。脚都冻僵了,但是银幕上少年的故事情节深深吸引着我,一直坚持把这部电影看完。
  进入八十年代,好看的电影逐渐多了起来,《小花》是当时比较火的电影,这部电影是在邻村耩后的路边看的,那时完全冲着崇拜的明星刘晓庆和陈冲去看的。记忆深刻的是假小花刘晓庆抬着唐国强演的哥哥赵永生双膝跪地沿着石头台阶一步一步往上爬的情节,石阶上洒下的滴滴殷红的鲜血,此时,一曲“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铮铮硬骨绽花开,漓漓鲜血染红它……”的动人旋律至今还在脑海回荡。多少年以后,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绒花》出现在冯小刚导演的电影《芳华》中。
  那个时候为了看一场电影,南庄北疃都跑遍了,并且乐此不疲。那时的我们,和蜜蜂追花逐蜜一样,只要听说哪个村有电影一定呼朋唤友,结伴而去。想想当年崎岖的山路上夜晚奔走着一大群看电影的热闹人群,那是怎样的一个场面啊!深夜电影散场,我们跟随大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此时凉风习习,空旷的原野一团漆黑,只有天空中一弯残月为我照亮回家的路。临近村头,狗的吠叫声四起,老爹早早为我打开吱呀作响的木门。
  露天电影,一个时代的印记离我们渐渐远去且慢慢消逝了,想起童年的露天电影,我总有一丝莫名的伤感和惆怅,无论如何也回不到有露天电影看的童年了。初春的深夜,望着窗外闪烁的霓虹,写下以上这些文字时,眼眶不觉湿润,早已打湿了笔下的稿纸。(文登大众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 鲁B2-20051088

鲁公网安备 3710040200029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