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信息港

查看: 76|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 以质朴的诗性语言写尽大地浪漫

[复制链接]
网友
网友  发表于 2020-7-31 08:28:03 |阅读模式
——读傅菲《深山已晚》  

  查晶芳
  人与人,有一见钟情;人与书,亦然。
  我拿到《深山已晚》,即刻心生欢喜:沉沉一册,墨香隐隐;封面是一片深邃的蓝,山峦、田畴、森林、星空俱布其上,彼此之间模糊的边界,愈显得画面广袤神秘;白色腰封上“有情、有趣、有思、有异、有美、有灵”一行蓝色小字恰似扁舟一叶引人深入那片浩瀚。及至进得其中,时如卵石击水,心湖涟漪四起。
  合卷,一个人影清晰地立于眼前。他在辽阔苍茫的荣华山中独行,貌似孤独,实则丰盛热烈。他始终面带微笑,目光炯然,心泉尤其清冽甘甜。这是一位饱含深情的大地之子。
  乍看去,他与朴拙的山民一般无二。身着布衣荆衫,砍苦竹修篱笆,捡河石砌池塘,又四处收集种子,剪枝插扦,把收拾自己的小院当作一件重大的事情。每天,他都在鸟声中醒来,简单的早餐之后,便带着圆木棍、柴刀、牛皮袋这三件“宝物”,爬山梁,走野谷,访荒滩。数年下来,他熟悉这里的每一条山垄和每一片森林的面容,他分辨得出短耳鸮、黑头果鸽等数种山鸟不同的叫声,他能品出深山晚钟与滔滔江流绵绵不绝的余韵,他也深知春夜雷雨和隆冬冰雪的独特禀性——他不仅栽花植树,还捕鱼虾,泡豆腐,酿烧酒。天冷了,他便焐酒过冬,静看雪中山果落,闲听灯下草虫鸣。一人一山,日子平平常常,自在充实。
  他又是一个诗人。那一个个静止的文字里,活泼泼跳动着一颗浪漫的诗心:在他眼中,万物皆具新奇深沉之美。
  竹是春天的信使,花是追风的少年,风是溪水的翅膀。层层的田畴像打开的折扇,绵长的雨线是垂下的缨络,深山的湖泊像长满了苔藓的月亮,摇曳的芦花像是在对大地深情地诉说,春夜的闪电竟似戴着面具的人在荷花上舞蹈,甚至荆棘遍地的山间小径亦如名画家笔下的“林中小路”般幽雅静谧——再寻常不过的物象,一经他眼,便镀上了灵性的光泽,氤氲着诗意的气息,那明丽的色彩、灵动的气韵,如同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在眼前徐徐拉开。“汉字摆成梅花桩阵/腾挪跳跃/鹰视鸟瞰/你只要沉住气/总会看到彩蝶翩翩飞出。”读着读着,脑中跳出了广东作家张楚藩先生的诗句。而我又岂止是看到了彩蝶?我仿佛也来到了荣华山中,跟随着那一个个落地有声清脆凛然的文字,看那水中明月,观那空山云岚,听那风动篁竹,感受着大自然迷人的呼吸。
  他更是一位深刻的哲人。他不仅仅是发现、享受和表达动人心魄的自然之美,更是从哲学和美学的角度深入认识自然、探究自然,正如他在自我介绍中写的,他是一个自然伦理探究者。他在对自然的表述中,有着自己独特的生命体验。他思考的重点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他不赞同“人理所当然地占据主体地位”的观点,他认为人与自然是平等共处的,且与万物共生共荣,人类应当敬畏时间,尊重万物,尊重生命自然的伦理。
  “大自然任何时候都是俊美的,无需任何装饰;任何气候和气象,都无比壮丽,只有人才会猥琐。”“一棵死亡的树,让我们敬畏:死亡不是消失,而是以另一种形式,进入时间的循环——”眼前如同打开了一扇崭新的自然之窗,它引领着我重新认真地去凝视一朵花,审视一棵树。“鱼的路即是人的路。给鱼留有道路的人,是在给生命布道。”仿若一记响鞭,带着呼呼的风声,霎那间挥去了积年的浮尘,心中,一条“路”清晰地出现了。而荣华山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大地上的浪漫主义者:“生也至美,死也至美,这是艺术的最高境界,也是生命的最高境界。”——我仿佛行走在无垠的沙滩上,随处可见莹莹珠贝,她们外形独特,然无一不气息清新、饱满鲜润,诱惑得我捧起一个又一个,只恨不能全部揽入兜中。万物所展现的质朴典雅之美已深深地嵌进了我的生命,我相信,未来日子里,她们会逐渐纾解我内心的困惑与焦虑。
  傅菲以其质朴洁净的诗性语言写尽大地浪漫,写尽微物之美,同时将他的情与思表达得淋漓尽致,构建了独特的山地美学。这种美,并不遥远虚渺,它就在我们的身边,只要静心品读,那渗透于字里行间的清旷远意与深浓滋味便会悠然显现,继而氤氲成诗,浩荡如风,将每一个靠近之人深深浸润。

(文登大众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 鲁B2-20051088

鲁公网安备 3710040200029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