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信息港

查看: 381|回复: 0
收起左侧

[带头人] 脱下的是军装,留下的是军魂 —— 记“军友情”公益组织创始人、退役军人于杰

[复制链接]
文登信息港
文登信息港  发表于 2022-1-5 08:16:23 |阅读模式
“孩子,你们自己掏腰包,这得多少钱啊?”
“孩子,来看看我们,我就很高兴了,别破费了。”
“谢谢你们这些小辈,后辈还能想起我们这些老兵”
……
说这话的是大水泊镇客岭村的退役老兵丛树堂和荣永聚。看着眼前的这群年轻后辈,老兵们眼角泛起了泪花,眼前似乎又浮现出当年从军的倥偬岁月,看着孩子们送到家里的米面粮油,老人们双手合十的不停感谢,眼前似乎又看到了半个多世纪前他们曾经的身影。
这样的场景对于从军10载的于杰和他创建成立的“军友情”志愿服务队来说,已经见到很多次了。他们不图回报,不图表彰,只求内心深处的那份不灭的军魂、不变的军心和那段永远割舍不了的军人情怀。
于杰,1990年出生,2009年入伍,在海军某部服役,历任司令部军务科档案管理员,政治工作部人力资源科士官干事。荣立三等功2次、优秀士兵嘉奖7次。2020年退出现役后,转业安置在文登区蓝海投资有限公司办公室工作。

脱下的是军装,留下的是军魂
战友小王清晰地记得于杰离开军营的那一天说的话,“我虽然脱军装了,但军装永远穿在我身上”,话语看着前后矛盾,但却展现了于杰“当兵一时,一世当兵”的誓言和情怀。离开军营后,于杰做的**件事不是自己的岗位安置问题,也不是找工作挣钱,而是跟着一些组织四处做公益,文登区的不少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和汗水。
在公益组织开展活动的期间,于杰发现在全区几乎每个村里都有或多或少的退役军人,部分岁数大,身体不好且经济困难的老兵成为了于杰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影像,都是军人出身,他对老兵们产生了深深的同情,一个大胆的念头迅速占据了他的大脑,他要帮助这些困难老兵,他要让老兵们感受到战友的温暖,感受到社会的爱心,感受到政府的关怀。
可是自己势单力薄,经济条件有限,帮扶一个两个都成问题,何况还有这么多人需要关爱。于杰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有道是“众人划桨开大船”“众人拾柴火焰高”,他自己单枪匹马的不行,何不召集志同道合的战友一起来做公益?想到就做,这是于杰10年军旅生涯养成的作风和习惯。
很快他通过网络交流,通过战友介绍,十几个与他不谋而合的战友聚拢在了一起,尽管这些人来自陆海空三军和武警部队,很多人彼此并不认识,甚至有的人年龄差在20岁,但这些都不妨碍他们迫切要为老兵们做公益,做好事的心。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和运作,2021年7月,“军友情”志愿服务队应运而生,于杰终于可以为老兵们,为家乡人做些事情了。

离开的是军营,不变的是军心
“军友情志愿服务队”的成立,让那些人离开军营心还在军队的退役军人们有了新的阵地,尤其是他们上山下乡,走访慰问的事情传出后,更多的战友纷纷响应,短短的5个月,曾经十几人的班级队伍扩大成了拥有160多人的连级团队。对于陆续申请加入的队员,于杰每一次见面**句话都是“我们是纯公益性的,不带有任何私人利益和个人目的,我们没有源源不断的经济基础,只靠个人的自觉行为。想出名或是谋取其他利益,对不起,请往别处。我们时刻不要忘记了,我们曾经是军人,一辈子都是军人。”
也正是有了这样的要求和规定,“军友情志愿服务队”确保了团队的纯洁性和自律性。他们每一次去看望慰问退役困难老兵,都是自掏腰包,有买米买面的,有买奶买饮料的,甚至有一次去慰问,一名队员提着2斤猪头肉来了,还有的带着自家蒸的大饽饽。于杰说,看到这个场景,他笑着笑着就哭了,他被战友们感动了,因为他知道有的战友一个月才两三千元的工资,除去家庭开销,所剩无几,可就是这样,他们仍然没有放弃做公益的心。“有多大能力就贡献多大能力,在这里没有人笑话你,更没有人瞧不起你。”队员小张是这样说的。
为了能让活动持续开展,减轻战友们的经济压力,于杰毫不犹豫地将自家餐馆的收入拿出来做公益。他的亲戚说,别人家开饭店都挣钱给家里添置东西,咱家这餐馆,几个月都看不到什么收入。对此于杰总是一笑而过,他看重的不是经济收入,而是对困难老兵的帮扶。让于杰欣慰的是,他的父母和妻子对他做公益,帮助困难老兵是一百个支持,他的妻子告诉他:“我们一人省一点,一人省一口,这么多人省下来的钱款和物品就能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了解于杰的人说:“于杰虽然离开了军营,但他那颗炽热的军心始终没变,他看不得当过兵的人受苦,看不得那些曾经保家卫国的老兵们在晚年享受不到幸福。”

改变的是岗位,不改的是初心
大水泊镇客岭村的丛树堂老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家的屋子里竟然来了一群孙子辈的年轻后生,初一见面还有些惊愕。但当他听说这些人都是从队伍上退下来的娃,老人激动地热泪盈眶,嘴里一个劲儿地嘟囔着“几十年了,几十年了,从没有见过这么多战友来看我。”当他得知这些慰问品都是孩子们自掏腰包买来的,老人更是双手合十不停地感谢。他颤颤巍巍的说:“我的胳膊受过伤,要不然我给他们敬个军礼。我知足了,有这么多孩子,还都是军人出身,他们来看我,我做梦都没想到。”在与孩子们合影的时候,老人咧嘴笑得很开心,但仔细观察,他的眼角正泛着泪花。
从部队到地方,于杰经历了由兵到民的身份转变,从军营到社会,于杰尝试了岗位不同带来的生活改变。他说,什么都可以变,什么都可以改,但不能改变的是自己的初心。他笑言:“年龄31,很年轻;军龄10,不算少;党龄11,更年轻。既然这么年轻,干嘛不干些有意义的事情呢?”他记得2010年5月的那一天,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也就是从那一天,他立志要为党、为国家,为民众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
如今,“军友情志愿服务队”在短短的不到5个月的时间,已经组织了6次活动,慰问走访了10余名困难老兵,足迹涉及到文登区的6个乡镇。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们,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他们,诚如他们每一次出发前,都要在一起喊上一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更是他们不变的初心,牢记的使命。

有一种爱叫战友情,
从初入军营到盖棺论定,
贯穿始终,
才有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
小爱家恩、大爱国情。
有一件事叫终身事,
从大处着眼到小处着手尽瘁鞠躬。
才有了咬定青山不放松,
一张蓝图绘到底的家国情怀。

来源:威海市文登区退役军人事务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鲁公网安备 3710040200040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