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信息港

查看: 816|回复: 0
收起左侧

[随笔] 爬山街早市有感

[复制链接]
文登信息港
文登信息港  发表于 2022-6-27 08:16:46 |阅读模式
  袁壮志
  盼望着、盼望着,被疫情封闭许久的早市终于开市了。
  一大早,爬山街早市周边的居民步行的、骑车的,甚至还有来自远处,开私家车的;有独自一人、有夫妻相伴、有带孩子,也有与年迈父母一起的。尽管大家来自不同区域,但目标是相似的,端午小长假**天,很早就春风满面,直奔爬山街早市;尽管整修中的爬山街显得有些拥堵,但没人在意,一个个开心地在市场里挑选着自己需要的商品。
  今天的爬山街早市似乎与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因为,市场上出现了一种新的商品,一种让大家趋之若鹜的奇怪商品——蒿草。这直接导致平日里门庭若市的餐饮、水果摊前,门可罗雀,摊主们个个“拔剑四顾心茫然”,哪怕是号称网红油条的摊前也有些冷清。
  蒿草,一种非常常见的“杂草”,往往成片生长在路旁、水沟里。一年364天无人问津,端午节的早晨却备受追捧,简直登上了“草”生巅峰,说它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也毫不为过。
  男的、女的、老的,还有几个年轻的小姑娘,一个个蒿草摊主没有时间与人说笑,更不会与你讨价还价。因为他们也清楚,自己眼前摆放的东西,过了今天早晨就会被打回原形,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全部卖完。
  “蒿草怎么卖?”有人问。
  “一块钱两根。”卖蒿人一边给人递收费二维码,一边头也不抬地答道。
  “收费10元。”机器里传来毫无表情的声音。然后就是买家拿着捆好的20根蒿草离开。
  一捆捆的蒿草就这样被手提,或挂在电动车、自行车的手把上,或被仔细地放进私家车带离市场。也许是急着回家将蒿草挂到大门上,大家普遍行色匆匆,没有喧嚣,没有吵闹。
  “你们不识货,我这是艾蒿,不是他们卖的,山里头的蒿草,你闻闻,我这艾蒿是带有香味儿的。”一个腼腆的小姑娘蹲在市场的一个角落里,似乎有些委屈。
  原来,这丫头的蒿草卖5块钱6根,有人嫌贵,惹得她有些不高兴,一边说,还一边找人闻一下,希望以此证明自己的东西物超所值,但却没人愿意帮她作证。
  “我的蒿草是刚从药材公司批发的,3块钱一斤。”一个老大爷站在三轮车旁,车里装了大半车蒿草,蒿草上带着露水,夹杂着一些芦苇叶子等其他杂草。因为有人说这是他一大早从峰山附近的沟里采来的,然后拿到早市卖5毛钱一根,太贵。却一下惹恼了老人家。
  今天的文登药材公司具体在哪里,可能还真没几人知道,也没人真的愿意与一个老年人较真,随口一说而已。老人家却不明所以,扭着脖子与之争辩。
  应该说,咱们大文登也是有着悠久历史的。想当年,秦始皇曾经在这里组织过文官登山,才有的“文登”;因为在一座山上封过文武官员,才有的“峰山”。由此可见,峰山并不是有些人眼中的“籍籍无名”。我的感觉是,峰山里生长蒿草的地方,没准当年秦始皇站立过,是受过文化气息熏陶的,至少应该卖到1块钱一根才对,5毛钱,太便宜了。
  当然,早市里也有比较富有经商头脑的人。在爬山街的中间地带,一位老太太将10几根蒿草与一根桃树枝捆绑销售,老人家说,把这些东西挂到大门上,不仅辟邪,还能给家人带来好运气,一度卖出了20元的天价。不知道,这种销售形式属不属于不正当竞争?
  昨天,我微信群中一个秭归的朋友,一个副县长,能够网上带货的那种,我也曾助力他,买过几箱橙子,是长江边上生长的,一边结橙,一边开花的那种,味道确实不错。
  他说,全国人民都应该感谢秭归,有了秭归,有了屈原,然后有了端午节,然后才有法定假期,然后大家就能稍稍休息一下。
  群里有人赞同,有人反对,我未置可否。
  不可否认,秭归确实是个好地方,有“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的明妃故里,更有凄美悲壮的端午节传承,还有美味可口的橙子。
  难道,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大文登就比他们差吗?哪怕已经撤县划区,哪怕行政区域中已经不在有“文登县”这个县域,这里也是千年古县。我们同样有着很多他们所没有的历史文化,这里是全真教发源地,秃尾巴李龙的故乡等,更重要的是这里有着几十万勤劳善良的文登儿女,他们都在不同的岗位上为建设幸福和谐的文登努力奋斗。
  生活在文登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文登人,都应该为自己能够在这有着悠久文化历史的土地上生活感到自豪。(文登大众数字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鲁公网安备 3710040200040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